陌上花早

【楼诚/双曼】故人归(段子)

看时间线就知道是哪个事件之后的脑洞,词库匮乏拖到现在还成了小段子...我有罪【哭】胭脂太太《特殊关系》完结之际放出来,略表敬意虽然两篇并没有什么关系(你走),再不放估计永远尘封在备忘录了。

预警:曼春洗白,与明楼有过假结婚,明诚知情并同意。介意请慎入,非常感谢!鞠躬。

   1947年,巴黎。索邦大学迎来一位经济学教授。英俊的东方男人向来深受热情学生的喜爱,尽管十年的岁月沉淀在脸上鬓角以及…呃,体重上。

   1948年3月14日清晨,明楼等到一串敲门声。明诚沐光而立,豹子回归山野,生机勃勃。

“你好,眼镜蛇同志”公事公办的样子伸出手,狡黠张扬在眼底。

“青瓷同志”,回握住男人,“欢迎回家”。

 

两年两个月零六天,上海延安到巴黎,只是好久不见。

“曼春…自杀了,日军投降那天。还有封信给我们,大哥看看?”

“去找曼丽了吧,也算解脱。一起看,不是写给我们俩的?”明楼指着信封调笑。


大哥大嫂亲启

 

此信开启不知何年,兄嫂重逢,妹不胜欢欣。

后事劳烦大嫂料理,大恩不言谢。虚占大少奶奶之名多年,如今归还,愿兄嫂百年好合。

他日相见,代问大姐安好,汪家始终对明家不起,姐姐大义,曼春心悦诚服。至于明台…曼丽非他所爱我不怨,曼丽甘愿为他而死我也不怨他,但他心上人致我心上人惨死,以命抵命,我无悔无愧。

外寇已平,妹不愿再入党派之争,只盼兄嫂亦可自全,古往今来,这一行没有好下场,万望珍重。

曼春绝笔

“埋在曼丽旁边了?”

“是,她说自己非曼丽所爱,不配合葬,只愿在身旁陪伴。”

“我还好,有你陪着。”

百兽之王,有些时候也不过是只大猫而已,只是这一面只有明诚能看到罢了。小豹子自然有办法,那双澄澈分明的眼睛照进心里,七分安慰连带着三分引诱,十足真心的来一句“人生苦短,明先生不考虑及时行乐?”

这时候家国天下、世事无常都该暂时靠边,在心里说一句该死的白日宣/yin、有伤风化,然后果断吻下去。



后:双曼线本来是有展开的,只是还没有写出来,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我会写哒~

评论(4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