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上花早

快三年啦,毕业离开上海之前又去胜强朝圣,(P1-3)后来又去了清和太太笔下的愚园路青少年活动中心(P4 P5)见到那些建筑那瞬间整个人心里五味杂陈。我更愿意相信那不是冰冷冷的空房子,更不是道具,那是他们的家园,在千万个平行世界里,这一家人还会相遇。
从未想过自己会因为一部剧几个角色一对cp深爱三年,也没想过一路走来有过那么多人爱他们,还有那么多人至今一样深爱他们。
那么就借用飞太的话吧,我们还好,有他们和彼此陪着❤

【楼诚/双曼】故人归(段子)

看时间线就知道是哪个事件之后的脑洞,词库匮乏拖到现在还成了小段子...我有罪【哭】胭脂太太《特殊关系》完结之际放出来,略表敬意虽然两篇并没有什么关系(你走),再不放估计永远尘封在备忘录了。

预警:曼春洗白,与明楼有过假结婚,明诚知情并同意。介意请慎入,非常感谢!鞠躬。

   1947年,巴黎。索邦大学迎来一位经济学教授。英俊的东方男人向来深受热情学生的喜爱,尽管十年的岁月沉淀在脸上鬓角以及…呃,体重上。

   1948年3月14日清晨,明楼等到一串敲门声。明诚沐光而立,豹子回归山野,生机勃勃。

“你好,眼镜蛇同志”公事公办的样子伸出手,狡黠张扬在眼底。

“青瓷同志”,回握住男人,“欢迎回家”。

 

两年两个月零六天,上海延安到巴黎,只是好久不见。

“曼春…自杀了,日军投降那天。还有封信给我们,大哥看看?”

“去找曼丽了吧,也算解脱。一起看,不是写给我们俩的?”明楼指着信封调笑。


大哥大嫂亲启

 

此信开启不知何年,兄嫂重逢,妹不胜欢欣。

后事劳烦大嫂料理,大恩不言谢。虚占大少奶奶之名多年,如今归还,愿兄嫂百年好合。

他日相见,代问大姐安好,汪家始终对明家不起,姐姐大义,曼春心悦诚服。至于明台…曼丽非他所爱我不怨,曼丽甘愿为他而死我也不怨他,但他心上人致我心上人惨死,以命抵命,我无悔无愧。

外寇已平,妹不愿再入党派之争,只盼兄嫂亦可自全,古往今来,这一行没有好下场,万望珍重。

曼春绝笔

“埋在曼丽旁边了?”

“是,她说自己非曼丽所爱,不配合葬,只愿在身旁陪伴。”

“我还好,有你陪着。”

百兽之王,有些时候也不过是只大猫而已,只是这一面只有明诚能看到罢了。小豹子自然有办法,那双澄澈分明的眼睛照进心里,七分安慰连带着三分引诱,十足真心的来一句“人生苦短,明先生不考虑及时行乐?”

这时候家国天下、世事无常都该暂时靠边,在心里说一句该死的白日宣/yin、有伤风化,然后果断吻下去。



后:双曼线本来是有展开的,只是还没有写出来,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我会写哒~

九个月前剪的视频,格局不够、水平有限,仅一个小甜饼聊表心意。两周年,感谢《伪装者》,感谢楼诚,感谢相遇。躺平坑底。下边是视频原简介。




大概是,曼春视角,楼诚虐狗吧,主楼诚,微春夜(曼春×夜莺)、台丽、风镜,高甜不虐,心疼南田单身“鬼”。最近在追清和太太的《地平线下》,日常小甜饼和时代大背景每天撞击,一半笑一半哭。所以就剪一个甜甜的虐狗日常吧。“我的心狂喜地跳跃,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,有了神性,有了灵感,有了生命,有了眼泪,也有了爱情。”——《致凯恩》“告诉你,肉欲和爱情,理想和信仰,我都要”——《地平线下》

当五行诗遇到楼诚及衍生

 关键词:五行诗

@楼诚深夜60分 

金·蔺靖

金冠玉冕掩重眉,

新帝英武破积秽。

人道琰皇盛年勇,

谁知萧索一身累。

小字:不负天下


金陵酷暑更喧嚣,

琅琊闲人困逍遥。

且舍一身傲世骨,

共我君王走一遭。

小字:不负你我


火·楼诚

火灼石室越窑开,

夺得千峰翠色来。

愿得此身长报国,

与君长驻关门外。

小字:终刚强兮


火水交煎冷世态,

与君同生死共骸。

二马杀到唐世界,

万里乾坤扭回来。

小字:诚既勇兮



后:楼诚的两段引用实在太多了,感谢诗词原作者和清和太太!

五行诗,金木水火土五行为首字连诗,暂时只想到这两字,原版相声中,小字应随诗韵,火、土二字诗均为顶针续麻,能力有限未能做到,实在献丑。

【凌李/微荣方/一丢丢楼诚】【知乎体】你印象最深的童话

关键词:童话 

@楼诚深夜60分 

人设参照清和太太四部曲,小透明第一次尝试写文,渣文笔,斗胆致敬,不敢侵权,各位小仙女如觉不妥敬请评论、私信,捂脸删。


我叫亮亮,大名凌应然。院座爸爸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个理性冷静的人,卷卷很宠我,在外一腔热血的正义警官,在家里嘛,哦呦。算了算了,还是让院座给卷卷讲童话吧。但这种场景我并不想看到,不是因为“虐狗”。

卷卷生过一场大病,在我出现后不久。他们瞒着我,我看得出来。那段时间院座眼下全是青的,卷卷也是。

那晚大雨,打雷声把我吵醒,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我的生父,对我和母亲拳脚相加最后死在母亲刀下的情景。虽然自诩有超出同龄人的冷静,我失眠了。

推开院座卧室的时候,我看到院座搂着卷卷,白天笑得像大狮子一样的卷警官,在发抖。他们看到我,让我躺在他们中间。我能感觉到卷卷在用力克制自己,不能发抖,不能想那段诡异的音乐。院座抱住我们,“讲个故事吧”


“鹳鸟和燕子从长途旅行中回来了,它们也没有想到什么危险。当它们到来的时候,窠被烧掉了,人类的住屋也被烧掉了,门都倒了,有的门简直就不见了;敌人的马匹在古老的坟墓上践踏。这是一个艰难黑暗的时代,但是这样的时代也总有一天要结束。”


卷卷用圆眼睛看着院座,“老凌,我不担心。我们有老墓碑。”他的睫毛一下一下刷着,恢复了日常温和又强悍的嗓音,“美的和善的东西是永远不会给遗忘的;它在传说和歌谣中将会获得永恒的生命。”


我想起学校里有同学在讲我的家庭不正常,我没有告诉院座他们,并不是多大的事情,两个男人,刚好相爱而已。没人跟我讲过院座的经历,但我像他,天生血液里一半是疯狂一半是凉薄。卷卷跟院座几乎是相反的人,至少是去香港之前的他,我看到过他跟我玩得像个孩子,看到过他跟我血缘上的姑姑交涉,换她至少不虐待我,看到过他办完案子回家笑得像个非洲大草原上撒欢的狮子。大雪和日光,他们在一起。

院座的医院还算基本风平浪静,只要手术成功。卷卷恢复之后就回到警队,每次行动都是出生入死。不担心,他们有老墓碑。至于我,我是保管种子的孩子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下午去佘山看管家爷爷,跟他分享了那个童话。管家爷爷说,在他小的时候,那两个男人也在同样的雷雨夜给他讲过那个童话。他记得,那个清瘦的青年用圆圆的眼睛看着大爸说“大哥,我不担心。我们有老墓碑。”

我在想,荣石有没有给方孟韦讲过同样的故事,你问我怎么知道他们的?那段历史,纪录片里提的不多,可我就是知道,最后一任三青团团长方美,热河大亨龙十斗,他们在那段历史里跟命斗。他们爱彼此,一生一世,一心一意。(啊,不好意思,名字打错了,不是手滑,莫名其妙就想打出那两个名字。。。换手写。。。方孟韦,荣石。。。终于对了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童话部分节选自 安徒生《鬼火进城了》《老墓碑》

PS:在清和太太的文里,一直觉得亮亮就是小人精的状态,就算是纵观四段爱情的见证人吧。愿他们在无数宇宙无数的的时间里,拥有属于爱情的邂逅和重逢。致敬清和太太。


科普一些饭圈撕逼历史规律给看到撕逼心塞的你们

自己写的两篇呼吁各方理智的被删了,举报?三次元凯粉,二次元楼诚粉一个小透明有这待遇也是可以的。那么转这篇总结吧,抱抱各方理智的姑娘们,我们加油。披着皮变相黑的,你们,王八蛋。

等待电风扇:

补充在最前面:此PO写给买了楼诚安利,即使知道角色和真人应该分开,仍然做不到放下两位演员真人,只能在饭圈中无助地浮沉的人。这些人肯定【不一定都】萌RPS。所以此文重点不是RPS,而是反洗脑。毕竟不管你萌不萌RPS,很多纯粉是不会区分楼诚和RPS的。如果你作为担着演员的CP粉感到心塞困惑,请往下读。


 已经完全分开了角色和演员真人,毫不care娱乐圈粉黑的姑娘,当然再好不过。希望你们坚持,并且适当对CP粉群体里的“异类”保持理解和尊重。她们也不容易。 


最后,不是针对这次撕逼,这次具体怎么撕起来,不重要。是针对以前发生的,和以后将会发生的一次又一次撕逼,CP粉应该怎么应对。


本意绝不是为了挑起争端。我为了我可能做得不妥的一些地方道歉:


比如,我当然也相信这世界上有理智不撕的纯粉。或者那些对娱乐圈饭圈的“战斗机”洗脑套路不够了解,轻易就被虐被煽动,被拉了当枪的无辜纯粉。无意地图炮你们,不是你们的错。只是想让你们知道,我也不喜欢粉饰太平,也希望在双方粉群产生争端的时候,饭圈能有理性的,就事论事的讨论空间。然而事实是大写的不可能。那些蒙骗人的高阶撕逼必备,什么实锤,什么长微博,都只是披着“理性”外衣,扒开一看本质还是那些有硬伤的“撕逼”逻辑。


然,拉枪不约,锅黑不背,谢谢。


======


 东凯两家纯粉又撕啦。别心塞,意料之中。常萌二次元CP的大家可能并不是那么熟悉娱乐圈粉黑,但这些纯粉撕逼流程我经历了无数回,这么多年毫无创新,翻白眼。看破了也就是以下几个规律:  
 


1. 热圈热CP,两方纯粉必撕


纵观国内每一对大热CP的发展都是这样。CP热起来了,先利用CP粉的产出和热情草热度,到一定时候,就开始过河拆桥,掐CP,闹解绑。为什么?因为纯粉的利益和立场,跟CP粉的立场本质是完全不一样的。纯粉要的是自家偶像宇宙无敌,除此之外看不得任何人与其并肩。对于纯粉,CP粉只能有两个去处,要么你被提纯成为我方纯粉,要么我逼你脱饭。

与CP里的另一方纯粉撕逼有两个作用,一是意淫全天下的人都对我偶像不好,在幻想中产生只有我对他是真爱,我是我偶像的唯一的快感;

二是提纯或逼死CP饭。这个时候,CP饭被搞得厌恶两人中的一人,或者被逼得退圈脱饭,那就是正中其下怀。

2. 纯粉互掐,也就那有逻辑硬伤的三招。


a. 抓住对方【个别】粉丝骂自家偶像的把柄,上升到对家【整个】粉群都素质低下,与自己为敌。

b.洗些什么“粉丝行为偶像买单”,“饭随爱豆”等逻辑狗屁不通的道理,上升对家偶像

c.这条最迷惑人:放大对方偶像某些行为语言并过渡解读,并假装自己住在对家偶像脑子里,笃定地知道他的所有想法。俗称“住脑”大法,强行给对家偶像加戏。在你圈集中体现在“不熟”事件。还体现在花式鉴定他们很尴尬。总之东凯两人的脑子里一定很挤,住满了两方纯粉,随时替他俩发言。

要记住,饭圈掐架是没有输赢的。那为什么还掐?

为了虐粉。除了虐纯粉提高自家忠诚度,还为了虐CP粉。拼死拼活也要让CP粉觉得是对家粉丝恶毒,自家一朵白莲花。如此不断洗脑CP粉脱CP,加入自己的阵营—甚至因为粉丝行为而有所迁怒,回踩对家偶像。【然而这些作妖的纯粉与演员真人有一毛钱关系吗?】


 实际大家都知道,两方掐架的纯粉是狗咬狗,都low。  
 


2. 纯粉掐CP,无外乎三套傻逼说辞


如果作为CP粉你很坚强,很理智,既没被提纯也没被撕逼恶心脱饭,那么好,接下来就是要直接掐CP,让你萌个CP也要默默身负羞愧感了。       


a. 捆绑论:纯粉的世界里,CP两人做什么都是捆绑。在她们眼里,自家偶像已经屌得飞起,只有个人利益,不存在合作共赢,更不需要圈内人脉同事感情。只要资源,一个人的。 


b.掐偏向:所有圈都这样。攻纯粉说CP粉全部偏受,受纯粉说CP粉全部偏攻。总之都妖魔化CP粉,开地图炮开得飞起,自家偶像在CP粉那儿受好多委屈嘤嘤嘤


c. 打扰真人:纯粉除了分不清三次元RPS和二次云CP,爱做的还是那一套,开地图炮。逮住一个傻白甜路人粉@了真人,就能妖魔化成整个CP粉粉群都打扰真人。殊不知自己撕逼撕成那样,为真人拉了多少仇恨,多大程度上打扰了真人?双标而不自知。


最后,我只想说,让CP粉圈地自萌从来只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借口。 


事实是,连地都不会让给你圈。他们就是要把异于自己属性的人都同化或者掐到脱饭。

事实是,CP粉并不低人一等。萌CP本身不是原罪。只要没有疯魔真爱,没有做过激的KY的事,就舔舔图看看文撸撸饭制,碍着谁了?付出的都是爱,凭什么要看纯粉的脸色活?


CP粉应该独立。不是指被逼到一个角落里不敢见人,而是指应该在合理范围内捍卫自己爱的方式,争取自己应得的利益:比如有人不准你刷CP,因为你双蛋而骂你,就应该糊他一脸屎让他滚蛋。      


混饭圈很容易被洗脑。刚开始会觉得身边怎么全是疯子,但渐渐的,孤独地坚持着理智的自己倒像是错的。慢慢的,自己也像是快疯了,曾经坚持的那些原则也要丢弃了。


其实只是因为尚存理智和冷静的人都不爱说话,而疯癫又恶毒的人总是戏多而已。 


每次感到孤独的时候,一定要记得,其实每一个仍然坚持着理性和原则的人都默默地与你站在一起。 

拙劣的致敬

《地平线下》完结的第三天,“浮云散,明月照人来”。。。手癌放弃了手录,就用这首《月圆花好》来致敬吧。我生我死,我的爱情。爱楼诚,爱坑底的所有太太和小伙伴们。

https://kg.qq.com/node/play?s=6v4jkH6JiMRZA6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