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上花早

有人说“无东凯不楼诚”,那么我离开
愿我哥光明坦荡,与那位再无干涉。

【曼春主线/楼诚】并不好吃的脑洞

描写废,临走发上来博人一笑。若有看得上眼的扩写改编随意,不胜荣幸。倒是早写完了后续http://moshanghuazaoyuxiaoxiao.lofter.com/post/1e3be443_12e713af

明楼因曼春的热情追求与之恋爱,分手时曼春得知上一辈恩怨,象牙塔中的女孩开始清醒,后发现叔父投日,借留学之名投身军统训练班,代号毒蛛,戏称黑寡妇,女性化性格变淡,日常短发男装(梅姑《川岛芳子》)。


楼诚双向暗恋自然而然。


曼丽进军统,“黑寡妇”遇到“黑寡妇”,逐渐惺惺相惜。


曼春潜伏,台丽原剧线。


双曼重逢,曼丽诉说爱明台而不得,曼春心疼,发现自己对曼丽的心思。


台丽刺杀汪芙蕖,曼春除恶之余也痛心。无“捡表”“狩猎”,无孤狼。


劳工营任务,cjy明台回去救满崽,曼丽为明台挡枪而死,曼春随明诚支援,问明原因后杀cjy。明台打不过曼春,楼诚警告不能伤她。


曼春“撞破”楼诚感情并祝福(早看出来了,才说而已)。


军统意思楼春联姻,三人心照不宣,楼诚对大姐坦陈二人关系及曼春身份,大姐理解。


“婚后”日常,大家(除小明)将曼春当妹妹,在家曼春常以“大嫂”称呼明诚。


曼春调职经济司,76号归南田。“死间”,南田背锅…


抗战胜利,内战难免,曼春自尽,留书感谢明家,并求将她葬在曼丽坟边。

问楼诚tag里的凯纯粉

主战场难度不是微博?

对方道歉了吗?

热搜都撤了你为凯出过力吗?

护凯小分队的链接举报了吗?


有热情有愤怒麻烦找对地方撒,在楼诚tag里损人不利己的蹦跶有半毛钱用处吗?拜托有点基本的判断力🙂

【楼诚】不逾

 @楼诚深夜60分 

关键词:三周年



一见鹿眸孤岛塌①,捡个孩子回家

二月除夕看烟花,姐姐牵了小弟哥哥抱着他

三日小团子又揭瓦,大哥处置有何怕,自有大姐罚。柴米油盐诗书画,褪尽怯懦归明家

四月政变哥哥回家,小少年探究变法,阔过的祖上怎倾塌②

五月初遇③,再会天涯,瞒了哥哥向悬崖,怎知哥哥也瞒了他

六盏茶花,同袍鲜血当街洒,千方百计推开他,终没护住他

七情忍下,伏特加刀枪淬炼下,千峰翠色盛光华,徒步越境走向他。猎物先生,你早就爱我呀④

八行家书人头大,混世魔王归他俩。小团子呀,转眼也长大

九经生死都牵挂,姐弟曾说守着家,后来呀,姐逝弟走隔海峡。风云明家,只剩钱王内斗黑陛下⑤

十年死生有何怕,多少同袍埋骨永夜下,疯子骑云董岩曼丽,一起品天吧⑥

百年后呀,谭先生得了老虎表,后人接祖回故家⑦

千叶落下,山气夕佳,你看那丹桂又开血红花⑧,树心随本家

万古洪流中,他总能遇见他,无论帝王医生大佬警察,不变的是赤子心呀

亿人同庆,盛世国家,如今都活在阳光下,你们做到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笔力有限,言辞苍白,拙劣的致敬,多处冒昧引了清和太太的设定,因为想不出更好的故事。三周年啦,我们还在,爱您们。只为致敬,绝不敢蹭热度,不妥删。

注:①-⑧都有清和太太的影子,①“孤岛”是明锐东说明楼在孤岛上,除非等人走进来。③是贵婉,明诚初见她在发传单,长得像孟小冬。其它应该不用解释啦~

找文 占TAG致歉

是一发完或者上下。

景琰是魅还是其他族人,有黑色翅膀。受伤被蔺晨所救,互生好感。但凡间药材不治本,需要…不可描述才可以。
只记得这些惹…求有印象的旁友告知文名或作者名,感谢~

快三年啦,毕业离开上海之前又去胜强朝圣,(P1-3)后来又去了清和太太笔下的愚园路青少年活动中心(P4 P5)见到那些建筑那瞬间整个人心里五味杂陈。我更愿意相信那不是冰冷冷的空房子,更不是道具,那是他们的家园,在千万个平行世界里,这一家人还会相遇。
从未想过自己会因为一部剧几个角色一对cp深爱三年,也没想过一路走来有过那么多人爱他们,还有那么多人至今一样深爱他们。
那么就借用飞太的话吧,我们还好,有他们和彼此陪着❤

【楼诚/双曼】故人归(段子)

看时间线就知道是哪个事件之后的脑洞,词库匮乏拖到现在还成了小段子...我有罪【哭】胭脂太太《特殊关系》完结之际放出来,略表敬意虽然两篇并没有什么关系(你走),再不放估计永远尘封在备忘录了。

预警:曼春洗白,与明楼有过假结婚,明诚知情并同意。介意请慎入,非常感谢!鞠躬。

   1947年,巴黎。索邦大学迎来一位经济学教授。英俊的东方男人向来深受热情学生的喜爱,尽管十年的岁月沉淀在脸上鬓角以及…呃,体重上。

   1948年3月14日清晨,明楼等到一串敲门声。明诚沐光而立,豹子回归山野,生机勃勃。

“你好,眼镜蛇同志”公事公办的样子伸出手,狡黠张扬在眼底。

“青瓷同志”,回握住男人,“欢迎回家”。

 

两年两个月零六天,上海延安到巴黎,只是好久不见。

“曼春…自杀了,日军投降那天。还有封信给我们,大哥看看?”

“去找曼丽了吧,也算解脱。一起看,不是写给我们俩的?”明楼指着信封调笑。


大哥大嫂亲启

 

此信开启不知何年,兄嫂重逢,妹不胜欢欣。

后事劳烦大嫂料理,大恩不言谢。虚占大少奶奶之名多年,如今归还,愿兄嫂百年好合。

他日相见,代问大姐安好,汪家始终对明家不起,姐姐大义,曼春心悦诚服。至于明台…曼丽非他所爱我不怨,曼丽甘愿为他而死我也不怨他,但他心上人致我心上人惨死,以命抵命,我无悔无愧。

外寇已平,妹不愿再入党派之争,只盼兄嫂亦可自全,古往今来,这一行没有好下场,万望珍重。

曼春绝笔

“埋在曼丽旁边了?”

“是,她说自己非曼丽所爱,不配合葬,只愿在身旁陪伴。”

“我还好,有你陪着。”

百兽之王,有些时候也不过是只大猫而已,只是这一面只有明诚能看到罢了。小豹子自然有办法,那双澄澈分明的眼睛照进心里,七分安慰连带着三分引诱,十足真心的来一句“人生苦短,明先生不考虑及时行乐?”

这时候家国天下、世事无常都该暂时靠边,在心里说一句该死的白日宣/yin、有伤风化,然后果断吻下去。



后:双曼线本来是有展开的,只是还没有写出来,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我会写哒~

九个月前剪的视频,格局不够、水平有限,仅一个小甜饼聊表心意。两周年,感谢《伪装者》,感谢楼诚,感谢相遇。躺平坑底。下边是视频原简介。




大概是,曼春视角,楼诚虐狗吧,主楼诚,微春夜(曼春×夜莺)、台丽、风镜,高甜不虐,心疼南田单身“鬼”。最近在追清和太太的《地平线下》,日常小甜饼和时代大背景每天撞击,一半笑一半哭。所以就剪一个甜甜的虐狗日常吧。“我的心狂喜地跳跃,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,有了神性,有了灵感,有了生命,有了眼泪,也有了爱情。”——《致凯恩》“告诉你,肉欲和爱情,理想和信仰,我都要”——《地平线下》

当五行诗遇到楼诚及衍生

 关键词:五行诗

@楼诚深夜60分 

金·蔺靖

金冠玉冕掩重眉,

新帝英武破积秽。

人道琰皇盛年勇,

谁知萧索一身累。

小字:不负天下


金陵酷暑更喧嚣,

琅琊闲人困逍遥。

且舍一身傲世骨,

共我君王走一遭。

小字:不负你我


火·楼诚

火灼石室越窑开,

夺得千峰翠色来。

愿得此身长报国,

与君长驻关门外。

小字:终刚强兮


火水交煎冷世态,

与君同生死共骸。

二马杀到唐世界,

万里乾坤扭回来。

小字:诚既勇兮



后:楼诚的两段引用实在太多了,感谢诗词原作者和清和太太!

五行诗,金木水火土五行为首字连诗,暂时只想到这两字,原版相声中,小字应随诗韵,火、土二字诗均为顶针续麻,能力有限未能做到,实在献丑。

【凌李/微荣方/一丢丢楼诚】【知乎体】你印象最深的童话

关键词:童话 

@楼诚深夜60分 

人设参照清和太太四部曲,小透明第一次尝试写文,渣文笔,斗胆致敬,不敢侵权,各位小仙女如觉不妥敬请评论、私信,捂脸删。


我叫亮亮,大名凌应然。院座爸爸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个理性冷静的人,卷卷很宠我,在外一腔热血的正义警官,在家里嘛,哦呦。算了算了,还是让院座给卷卷讲童话吧。但这种场景我并不想看到,不是因为“虐狗”。

卷卷生过一场大病,在我出现后不久。他们瞒着我,我看得出来。那段时间院座眼下全是青的,卷卷也是。

那晚大雨,打雷声把我吵醒,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我的生父,对我和母亲拳脚相加最后死在母亲刀下的情景。虽然自诩有超出同龄人的冷静,我失眠了。

推开院座卧室的时候,我看到院座搂着卷卷,白天笑得像大狮子一样的卷警官,在发抖。他们看到我,让我躺在他们中间。我能感觉到卷卷在用力克制自己,不能发抖,不能想那段诡异的音乐。院座抱住我们,“讲个故事吧”


“鹳鸟和燕子从长途旅行中回来了,它们也没有想到什么危险。当它们到来的时候,窠被烧掉了,人类的住屋也被烧掉了,门都倒了,有的门简直就不见了;敌人的马匹在古老的坟墓上践踏。这是一个艰难黑暗的时代,但是这样的时代也总有一天要结束。”


卷卷用圆眼睛看着院座,“老凌,我不担心。我们有老墓碑。”他的睫毛一下一下刷着,恢复了日常温和又强悍的嗓音,“美的和善的东西是永远不会给遗忘的;它在传说和歌谣中将会获得永恒的生命。”


我想起学校里有同学在讲我的家庭不正常,我没有告诉院座他们,并不是多大的事情,两个男人,刚好相爱而已。没人跟我讲过院座的经历,但我像他,天生血液里一半是疯狂一半是凉薄。卷卷跟院座几乎是相反的人,至少是去香港之前的他,我看到过他跟我玩得像个孩子,看到过他跟我血缘上的姑姑交涉,换她至少不虐待我,看到过他办完案子回家笑得像个非洲大草原上撒欢的狮子。大雪和日光,他们在一起。

院座的医院还算基本风平浪静,只要手术成功。卷卷恢复之后就回到警队,每次行动都是出生入死。不担心,他们有老墓碑。至于我,我是保管种子的孩子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下午去佘山看管家爷爷,跟他分享了那个童话。管家爷爷说,在他小的时候,那两个男人也在同样的雷雨夜给他讲过那个童话。他记得,那个清瘦的青年用圆圆的眼睛看着大爸说“大哥,我不担心。我们有老墓碑。”

我在想,荣石有没有给方孟韦讲过同样的故事,你问我怎么知道他们的?那段历史,纪录片里提的不多,可我就是知道,最后一任三青团团长方美,热河大亨龙十斗,他们在那段历史里跟命斗。他们爱彼此,一生一世,一心一意。(啊,不好意思,名字打错了,不是手滑,莫名其妙就想打出那两个名字。。。换手写。。。方孟韦,荣石。。。终于对了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童话部分节选自 安徒生《鬼火进城了》《老墓碑》

PS:在清和太太的文里,一直觉得亮亮就是小人精的状态,就算是纵观四段爱情的见证人吧。愿他们在无数宇宙无数的的时间里,拥有属于爱情的邂逅和重逢。致敬清和太太。